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名句 > 唐诗宋词中形容人写作文笔的诗 正文

唐诗宋词中形容人写作文笔的诗

作者:古文学  时间:2015/7/6 9:18:28  阅读:次  类别:名句 其他

自从建安来,绮丽不足珍

    自从建安以来,诗歌那种内容空泛、专注形式的淫靡之风,不足取。这里表明诗人现实主义的文学主张——反对追逐形式、内容空虚的文风,崇尚清丽和自然。


    注:建安,汉末宪帝年号。当时曹氏父子与聚集在他们父子周围的文人创作的诗歌被称为建安体:注重现实,忧国忧民,而在此之后的魏晋南北朝诗歌有不少是单纯追求形式美,内容却空虚。



丑女来效颦,还家惊四邻

    丑女仿效美人西施皱眉的姿态,惊得四邻都躲开。诗人借助丑女效颦的典故,针对雕琢模仿,华而不实,令人厌烦的诗风作了尖锐的讽刺,昭示出形式主义的弊病在于一味在雕虫小技上下功失,这是不会写出流芳千古的作品的。



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

    乘兴落笔使五岳为之摇撼,诗成之势能凌驾于沦洲之上。表现诗人藐视一切,傲岸不羁的性格,同时也是诗人对自己诗歌极为恰切的评价:笔力雄健,高旷不群!



解道澄江净如练,令人长忆谢玄晖

    谢眺能吟“澄江净如练”这样的好诗,让我永远忆起他。这里抒发了作者对古代诗人的怀念之情和自己内心的苦闷和孤寂之感。“长忆”两字是这种感情的最好表白。


    注:解道,会说。练,绢。谢玄晖,南齐诗人,名眺。“澄江净如练”是谢眺《晚登三山还望京邑》诗中的佳句。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诗人李白称赞韦太守文章清新、自然的风格,如出水的芙蓉花,全凭天然造化。这句诗同时也是李白诗风最生动和形象的概括,后人常用此句来盛赞李白诗作的语言魅力。



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

    李云的文章具有建安风骨,自己的作品则从中再现谢眺文章的清芬秀发的风骨。这是作者对李云文章的赞许,也是对自我诗歌的恰切评价,对今人理解二李诗文风格有重要价值,也可从中悟出李白的文学主张。


    注:蓬莱文章,借指李云文章,唐人多以蓬莱指秘书省,李云是该处的校书郎,以文章著称于时。建安骨,建安,是东汉末年汉献帝的年号,当时曹
氏三父子与建安七子的文章刚健、清新,后代称为建安风骨。小谢,指谢眺,后人把他与谢灵运并举,称为小谢,他的诗以写风景见长,颇受李白器重。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博览群书,知识丰富,写起文章来便能才思敏捷,得心应手,下笔有神。两句诗说明了读书与写作的关系。前者为采花,后者为得蜜。这是作者创作经验的总结,也是他的诗能集大成的一个重要原因。



诗赋倒流三峡水,笔阵独扫千人军

    文词来源,滔滔不绝,好似奔腾倒流的三峡之水。书法挥洒矫健,自成阵势,力扫千军。据杜诗原注:“别从侄勤落第归。”知是杜甫盛赞其侄子杜勤浩瀚有力的文势和纵横苍劲的草书所作之诗。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笔落成文而使风雨惊讶,诗章挥就而使鬼神哭泣。两句诗对仗工稳,气势非凡。李白才思敏捷,落笔成章。诗人用夸张手法极颂其诗意神妙,非常人所能为。



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

    为人生性怪僻,酷爱构思佳句,以致沉溺其中而不能自迁。如若语句不惊人,直到死也绝不肯罢休。诗人直言胸臆,表达了自己精心推敲语言,创作佳篇的决心。千锤百炼词语,呕心沥血创作,正是杜甫高超艺术成就的重要渊薮。在写作态度严谨方面,他为后人树立了光辉的榜样。


    注:耽,酷嗜。



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王杨卢骆的诗歌在当
时是一种新兴文体,却有人喋喋不休地哂笑他们是为文轻薄的人。你们这帮人生前虽哗众取宠,但死后却身名俱败,默默无闻,而对四杰却毫无损伤。他们的诗文仍
如长江大河,万古流传。这是诗人对奚落贤才的小人发出的愤怒斥责。后人常用以说明诋毁掩盖不了真理,顺应历史潮流的事业有着旺盛的生命力。


    注:哂(shěn),含讥讽鄙视的微笑。王杨卢骆,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人称为初唐四杰。



不薄今人爱古人,清词丽句必为邻

    这是杜甫阐明自己艺术见解的诗句。今人爱慕古人,凡有清词丽句,而必认真学习,我杜甫怎敢轻易小视这些善于向古人学习的人呢?作者强调向古人的优秀诗句学习,观点是正确的。


    注:今人,指庾信、四杰等近代作家。必为邻,意为离不开、少不了。



思苦自看明月苦,人愁不是月华愁

    思亲之人看到象征团圆的明月,自然感到内心苦涩,这是人愁,而不是月带愁思。诗句说明了这样一个浅显的道理:自然景物无所谓感情,只是人的感情移到景物身上,才使文学作品中的景物具有了情感。现在将这种修辞方法,叫“移情”、“拟人”。



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

    “诗仙”李白、“诗圣”杜甫是唐朝诗坛韵两颗光焰四溢的明星,他们的诗作是艺术之林的瑰宝。可在盛行王、孟和元、白诗风的中唐,李杜的诗歌往往不被重视,甚至还受到某些人的贬抑。韩愈能力排时非,对李杜文章的高度成就给予恰切的评价,实为可贵。



龙文百斛鼎,笔力可独扛

    精辟的文章其内容博大精深,有如千斤巨鼎;其笔力雄健、峻拔,又可独自负载百斛之鼎。诗人以精湛的比喻,赞美了丰富的思想内容和完美的艺术形式高度结合的作品。


    注:斛(hú),容量,容量十斗,后改为五斗。

襄阳城郭春风起,汉水东流去不还。孟子死来江树老,烟霞犹在鹿门上

    襄阳城内,春风荡漾,江水东流,一去不复返。孟浩然已经逝世,江和树也显得衰老了。鹿门山上,仍然笼罩着一片烟霞。诗中描绘了孟浩然旧居一带的景致。并以暗喻嵌在诗句中。“东流去不还”喻孟浩然长逝不回;“烟霞犹在”喻孟浩然名声如烟霞长存千古。巧妙自然。


    注:河水,一名“汉江”,长江最长支流。孟子,即孟浩然。鹿门山,在湖北省襄阳县东南,是孟浩然故居所在。



常恨言语浅,不如人意深

    可恨言语意义是那般肤浅,总是表达不出人们深沉的情意。诗人心潮澎湃,渴望表达无奈的情怀,然而又无以说起、无以表达,于是便借助对言语的怨恨,衬托出此时复杂的心曲。说明人的某些情感是用语言难以表达的。



请君莫奏前朝曲,听唱新翻杨柳枝

    请君不要再奏前朝的陈年老调,且听听我新作的《杨柳枝》词。两句诗概括了诗人的创新的精神,同时也可以借之体现作者反对因循守旧,力求革新的情怀。



殿前作赋声摩空,笔补造化天无功

    《唐摭言》说:李贺年七岁,名动京师。韩退之、皇甫湜乘高轩拜访,二人命面赋一篇,李贺即作《高轩过》。不过当时李贺才七岁,不可靠。这两句诗是盛赞韩、皇二人作品的。说他们的赋作声震长空,文名盛大;笔力精深,技巧高妙,添补了天公之不足。


    注:摩,迫近。



杜甫天才颇绝伦,每寻诗卷似情亲

    诗中表现了诗人对杜甫的敬仰。杜甫写诗的天才无与伦比,每当翻读他的诗卷,仿佛就象见到可敬可爱的亲人一般。用生活中的亲情比喻读杜甫诗卷时的感受,新颖传神,洋溢着诗人对杜甫的崇敬之情。



怜渠直道当时语,不着心源傍古人

    我喜欢杜甫在诗中吸收当时民间的口语俗话,并不仅仅从前人的诗文中撷取诗料。诗句赞扬杜甫不一味仿古,而能以时尚口语入诗的做法,这对我们今天的创作来说,也有着积极的意义。


    注:怜,喜欢。渠,他,指杜甫。当时语,指杜甫所生活的时代的民间通行语言。不着,不教,不让。心源,艺术创作之本。



官者志之苗,行者文之根

    语言是思想的外衣,行为是文章的根本。诗句精炼地阐述了文与道的关系。“言之为心声”,一个人的思想道德必然表露在他的言谈文章中,因而思想道德水准的高低,必然决定他文章格调的高低。符合“内容决定形式”的文学创作原则。



不能发声哭,转作乐府诗

    不能放声痛哭,只好去创作乐府新诗。诗人忧国忧民之情深如大海,可面对痛心的现实,却不能象唐生那样痛哭以释悲怀,然而却可以用笔去揭示和讽喻统治者,从而抒发自己的愤懑情感。诗人委婉含蓄地表达了自己的现实主义写作目的。


    注:唐生,本名唐衢。他看到国事日非,时常痛哭。他对自居易的讽喻诗非常欣赏。



非求宫律高,不务文字奇,唯歌生民病,愿得天子知

    不求音律的高雅,不求文字的奇妙,写诗歌只是为了表现人民的疾苦,并希望让皇帝知道。诗人道破了自己的创作目的,就在为时为事而作,而不单纯追求形式美。志趣高洁,不愧为一个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


    注:宫律,即音律:宫、商、角、徵、羽,这里指声韵等。生民病,百姓的痛苦。



大江深处月明时,一夜吟君小律诗。应有水仙潜出听,翻将唱作步虚词

    月光溶溶,泻在江面上。吟诵你的绝句,不觉已到了天明。应该有水仙偷偷地听去,谱曲而成仙韵。元八诗作出众,作者却不从正面颂赞。全诗采取侧面衬托,一夜吟诵其诗,忘了睡眠,反映了作者对其诗的喜爱程度。然后又展开联想,写出水仙也应为之倾倒,以衬其魅力无穷。


    注:元八,当为元宗简。小律诗,即绝句。翻,谱曲。水仙,古以伍子胥、屈原等死于水中,称水仙。步虚词,乐府杂曲歌名,即指写神仙的诗词。



吟咏流千古,声名动四夷

    诗写李白、杜甫的诗章将被千古传诵,诗人的名字将遍播天涯海角。作者对李白和杜甫给予了极高的评价。现可成为对名人名著的颂赞之辞。



每被老元偷格律,苦教短李伏歌行

    常被老元偷去我的风格韵律,硬使短李佩服我的乐府歌
行。诗句含蓄地写出诗人对自己所取得的成就的肯定。作者的诗歌高妙绝伦,常被时人效法。当然他的好友元稹更是得益非浅,李绅也深深佩服他的诗歌技巧和行世
品德。诗句以戏谑的口气写自己的文才和时人的倾倒,既让人们了解了诗人卓越的成就又不让人产生诗人自负之感,笔法实为高妙。诗中的“偷”、“伏”便是这种
诙谐手法的具体运用。


    注:老元,指元稹。偷,朋友间戏语,指学习和效法。短李,


    指李绅。李生得短小精悍,故时人称他为“短李”。



古人唱歌兼唱情,今人唱歌唯唱声

    古人唱歌总是溶入真挚的情感,以情带声。而今人唱歌只是单调地发出声音。古今对比,委婉说出诗人对文学作品情和文之间关系的看法,表述了以情取胜、情重于文的进步文艺观点。



烟吐白龙头宛转,扇开青雉尾参差

    开头犹如喷云吐雾的白龙一样婉转而气势磅礴,结尾好象青雉扇开锦尾一般参差不齐,错落有致,给人以无限的回味。诗人高度赞扬了同僚刘学士的早朝诗作。运用了比喻手法,极为形象、生动。


    注:雉(zhì),亦称“野鸡”。鸟纲,雉科。



蜀笺写出篇篇好,吴调吟时句句愁

    用蜀地生产的彩笺能写出很多好文章,用吴地的声调吟诵的诗歌句句都带愁意。前一句是虚写,本意只在衬托下一句,追忆往昔在吴中与友人的交游中所作的诗篇。现在友人分手,天各一方,回想起过去相聚时作诗长吟的情状,多么令人神往啊。



文章卓荦生无敌,风骨英灵殁有神

    元稹的文章卓越、超群,在生前无人可以伦比。他刚强不屈的气概和令人崇敬的品德虽死犹存,令后人肃然而生敬意。诗人以悲哀、激昂的笔调,讴歌元稹出众的才德,以抒发自己对老友的深深怀念之情。虽有夸张之处,但从中可见作者对他的情谊。


    注:卓荦(luò),超绝,特出。微之,元稹,字微之。



志业过玄晏,词华似祢衡

    他那宏伟而远大的志向超过了玄晏,他那横溢的辩才好似东汉的祢衡。诗人通过对比,极赞友人皇甫七郎中的远大抱负和出众的才华,表达自己对友人亡故的悲痛、惋惜之情。



天外凤凰谁得髓?无人解合续弦胶

    此句写隐身天外的凤凰谁能获得她的精髓?世上也没有人能够懂得如何配制“续弦胶”。诗人采用“凤麟州”和“续弦胶”的故事比喻杜诗韩文的成就使人难以为继,这是对杜甫、韩愈的高度评价。


    注:凤麟州,据说在西海中,州上多凤麟及神药。续弦胶,仙家煮凤喙麟角,合煎作膏,名为“续弦胶”,此胶能续已断的弓弦。



杜诗韩集愁来读,似倩麻姑痒处抓

    愁闷时读一读杜甫、韩愈的作品,真好象是请麻姑仙女用她的仙爪在痒处搔一搔,感到极为畅快和舒适。诗人用比喻的手法形象地道出了自己对杜诗、韩文的崇尚。


    注:倩,请。



谁人得似张公子?千首诗轻万户侯

    诗人张祜把诗歌看得比高官厚禄更重,他的千万首作品表现出对权贵的蔑视态度,又有谁能够比得上他那横溢的文才?诗人采用反问句式表达自己对张祜的无比敬意。



七子论诗谁似公?曹刘须在指挥中

    此句写论作诗建安七子哪一个能比得上您?曹植和刘桢诗的水准也应该在您之下。杜牧在本联中运用反问来加强语气,极端推崇诗人张祜,对张祜在诗坛上的地位作出了高度的评价。


    注:张祜,唐诗人。字承吉,清河(今属河北)人,以官词得名,有《张处士诗集》。



可怜“故国三千里”,虚唱歌词满六宫

    此句写可惜的是“故国三千里”的歌词,白白地在后宫里到处被人传唱着,然而歌辞作者张祜却无人赏识。表现出诗人杜牧对当权的大臣妒贤嫉能的愤慨之情,同时,对张祜也寄予了无限的同情。


    注:张祜,参看“七子论诗谁似公?曹刘须在指挥中”一联的注释。



清新俱有得,名誉底相伤

    每一位诗人都各有所长,诗风都呈现新颖的特色,又何必彼此相互损名毁誉呢?诗句明朗地表明作者评价各家诗人时所持的中肯态度,认为看人应看其长处,而不应“文人相轻”。语言质朴耐人寻味。


    注:底,为何。



高楼风雨感斯文,短翼差池不及群

    前句写诗人对杜牧诗歌自有深切的感受,可以在杜牧诗句中感受到那个时代的凄迷昏暗的特征,这也正是当时晚唐社会江河日下的形象写照。正如在凄风苦雨中尽力奋飞的燕子一样,气短力弱,是赶不上大群禽鸟的。此以群禽喻杜牧,有自谦之意。


    注:斯文,即此文,指诗人当时正在吟诵的杜牧诗作。差池,指燕飞时尾翼参差不齐的形状。



刻意伤春复伤别,人间惟有杜司勋

    这是诗人对杜牧诗歌的极力推崇,概括了杜牧诗歌的主要
内容——着意摹写伤春之情以及离别的伤感情思,也揭示了杜牧诗歌的主要风格特征——感伤的情调。“刻意”二字强调了杜牧诗歌寓意的深至;“唯有”则给予热
情的称誉。由于出自内在的抒情因素,使它有别于一般的论诗绝句。



十岁裁诗走马成,冷灰残烛动离情

    晚唐诗人韩偓在十岁时就显露了敏捷的诗才。在某次送别宴会快要结束时,大家心绪纷乱动离情,他握笔成诗,速度惊人,赢得满座喝采。诗句写出作者对后辈才能的赞赏,平静的叙述中饱含了厚爱和关切之情。



狂来笔力如牛弩

    诗句很有力度,这里诗人以赞叹的口吻形容文章笔力的雄健、气魄。


    注:牛弩,是用牛筋为弦、牛角为弓的弩箭。



百首如一首,卷初如卷终

    诗句批评了创作上的千篇一律、千人一面,循循相似,观头便知尾、重复雷同的现象,强调要有创见。



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

    李商隐一生才华横溢,壮志凌云,然而始终不受重用,真可谓虚负其才。他那经国济世的胸怀一直没有得到过统治者的理解。诗句对李商隐悲剧性的一生作出沉痛的总结,是对黑暗社会的强烈控诉,也包含诗人对自己遭遇的愤懑。



何事文星与酒星,一时钟在李先生?高吟大醉三千首,留著人间伴月明

    诗的前两句写李白能
文喜酒,两者都集中在一身。后两句言,李白的三千首诗虽出于醉吟,但可以永留人间而不朽。全诗流畅、自然,突出了李白既为诗仙,又为酒仙这两个特点。同
时,“伴月明”三个字于李诗以高度评价,比喻李诗如明月光照千秋万代,也暗指李白极喜明月,他的咏月为题的诗极多极好。



韩娥绝唱唐衢哭,尽是人间第一声

    不论是韩娥的唱声,还是唐衢的哭声,凡是能使人心撼动的感人之声都是好声,动人之声即是“天下第一声”。这种对声音美恶的美学见解可作借鉴。


    注:韩娥,韩国善歌者。唐衢,《桂元丛谈》:“唐衢善哭,音调哀切,闻者泣下”。



四朝十帝尽风流,建业长安两醉游

    此句记叙了诗人庾信经历了南朝四代和南北朝十个开国皇帝,仍然在南朝帝都建业、北朝帝都长安久负盛名,才盖天下。诗句从时间和空间两方面写出庾信的诗名为天下之冠,气魄宏大,概括力强。


    注:四朝,指南朝宋、齐、梁、陈四代。十帝,指南北朝开国皇帝:(宋)刘裕、(南齐)萧道成、(梁)萧衍、(陈)陈霸先、(北魏)拓拔珪、(东魏)元宝见、(西魏)元宝炬、(北齐)高洋、(北周)宇文觉、(隋)杨尘等十个人。



有人笑我诗,我诗合典雅。不烦郑氏笺,岂用毛公解

    寒山诗平易晓畅,如同白话诗,这在初唐诗中是很有特色的。但当时有人嘲笑他的诗:不合典雅,缺少文采。诗人在此进行了反击,说明自己诗的平易自然的特色,不需用人去解意注释。


    注:郑氏笺,指郑玄给《诗经》做注释。毛公解,指毛萇为《诗经》做诠释。



画龙不夸头角及须鳞,只求筋骨与精神

    意思是把龙的头角和胡须画得再好,也不足称奇。若能画出它的筋骨和精神,才算得上是丹青妙手。诗用浅显的比喻,说明“牵牛要牵牛鼻”,以求抓住事物的根本。



屏风误点惑孙郎,团扇草书惊内史

    相传三国时期吴国有位画匠在为吴王孙权画屏风时不慎将
一点墨滴于屏风之上,画匠灵机一动将之画成了一只苍蝇,孙权看到后误以为是真的,可见画师的技艺之高,画得何等传神、何等逼真。西汉女文学家班婕妤,成帝
时被选入宫,后赵飞燕得宠,她被打入冷宫,以草书作《团扇歌》书于团扇之上,以抒发她的苦闷心情。由于辞句明丽,诗意熠然,情感真切动人,而使宫中的内史
为之惊叹。诗人王维借用这两个典故来赞美张諲能画善诗的才学。



独有工部称全美,当日诗人无拟伦

    在诗歌的造诣上唯独杜甫一个人可称得上至善至美,当时的诗人没法同他相提并论。韩愈推崇杜甫诗作,于此可见一斑。



登临正要诗弹压,叹老去、都忘句法

    登临览景之作正需要有气势磅礴的诗句,可悲的是年老气衰,再也没有精力去烹字炼句了。这里通过谈对创作的感受,一方面叹老嗟衰,另方面亦有告诚后生要珍惜光阴之意。


    注:弹压,形容文章气势足以笼盖山川美景。



唤起九歌忠愤,拂试三闾文字,还与日争光

    句中意指屈原的作品情真意切,千载之后,仍然能激起人们的忠愤之思,其文字的价值可以与太阳齐光并耀,万世不衰。词人借赞美屈原的文章,宣泄爱国的忠耿之情与高洁的操守。


    注:《九歌》,是屈原的代表作,这里代指其作品。三闾,屈原做过“三闾大夫”,此处以官称代人。



千载后,百篇存,更无一字不清真

    句中饱含赞美之情,对陶渊明的诗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认为其诗展示了高洁之士的情怀;风格纯正质朴,字字平易,篇篇清新,不愧为千古绝唱。这里论诗,言之有据,指出了陶诗的主要特色,对后人有一定的启发。



贾岛形模元自瘦,杜陵言语不妨村

    贾岛的诗风就象他这个人一样清瘦,而杜甫虽长期隐居乡间,常以方言俚语入诗,却没有丝毫粗俗、鄙陋之感。句中对唐代大诗人贾岛和杜甫的诗体风格予以了肯定。


    注:贾岛,唐代著名诗人,与诗人孟郊都以苦吟著称,后人称为“郊寒岛瘦”。杜陵,杜甫,祖籍长安县南五十里的杜陵附近,后曾寓居于此。自称杜陵野客、杜陵布衣。他的诗常用俗字,并以方言俚语入诗,这是很大的优点,却被西昆体诗人杨忆骂为“村夫子。”



沙鸥未落,怕愁沾诗句

    沙鸥在天空盘旋飞舞,很久没有落下,似乎怕惊扰了愁绪满怀的诗人而拈出伤感之词。句子很独特,一“沾”字将沙鸥赋予了人的感情,亦真确地表现了诗人运思中获得灵感的情况。



常恨世人新意少,爱说南朝狂客,把破帽、年年拈出

    往往令人遗憾的是一些文人骚客,赋诗作文,总是老生常谈,动辄空议南朝孟嘉吹帽的故事来装璜门面。句中用南朝狂客这一典故,讽刺某些人不关心国家大事,只是吟风弄月,玩弄词藻,欺世盗名。


    注:南朝狂客,指东晋孟嘉,九月九日桓温和僚佐游龙山,风把孟嘉的帽子吹落,而他自己却不晓得。桓温命孙盛作文以嘲笑他。孟嘉见后,即答一篇,其文甚美。见《晋书·孟嘉传》。



玉雪庭心夜色空,移花小槛斗春红

    这是评价周密词作之语:如晶莹的雪映在庭院中心,清朗爽眼;象空濛的月色,给人以幽婉、淡雅的感觉;又似移栽在栏下的鲜花与苑内的群芳相互斗艳。这里,运用一系列的比喻,以形象思维来体味和评价艺术作品,修养渊厚,很有独见。


    注:槛(jiàn),栏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