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言文 > 元好问《摸鱼儿》 乙丑岁赴并州,道逢捕雁者原文、翻译及欣赏 正文

元好问《摸鱼儿》 乙丑岁赴并州,道逢捕雁者原文、翻译及欣赏

作者:古文学  时间:2017-8-8 8:39:35  阅读:次  类别:文言文 元朝

摸鱼儿

    乙丑岁赴并州,道逢捕雁者,云:“今旦获一雁,杀之矣。其脱网者悲鸣不能去,竟自投于地而死。”予因买得之,葬之汾水之上,累石为识,号曰雁丘。时同行者多为诗赋,予亦有《雁丘辞》。旧所作无宫商,今改之。

    问人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是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云暮景,只影为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自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解析】这是一首感物伤怀词,题记点明作词的缘由。上片重写雁情。起笔即为殉情者发问,赞许雁的生死相许的精神。接着以人喻雁,说它们一向双飞双栖,就如钟情之儿女一样,有“欢乐趣”,亦有“离别苦”。后句则为作者揣测雁情,点明“生死相许”的原因:形单影只不忍离去。下片则写作者葬雁的目的。先写葬雁之地:过去箫鼓齐鸣,帝王巡幸的热闹所在,而今一片烟云笼罩平林的横汾路上。接写雁死不能复生,山鬼也枉自为之哀啼。再句扣“雁丘”,表明作者爱雁之情,不怕天妒,不肯同莺儿、燕子那样埋于黄土。结尾句直写葬雁目的——让千古骚人,来雁丘凭吊。全词拟人设喻,抓住雁的生死相许的情感,表达了雁有情,人更有情的题旨。细读全词,如读一篇吊唁赋,格调悲壮沉雄,感人至深。

元好问

    元好问(1190-1257),字裕之,太原秀容(今山西忻县)人。因曾在遗山(今山西定襄县内)读书,故自号遗山山人,人称元遗山。金宣宗兴定五年(1221)进士,做过镇平、内乡、南阳等县县令,后入朝为左司都事,转行尚书省左司员外郎。金亡后,不仕。他工诗、词、散文,尤以诗为高,是金代杰出的诗人。存词较少,词风属悲壮沉雄一类。有《遗山集》留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