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言文 > 张元幹《贺新郎·寄李伯纪丞相》曳杖危楼去。斗垂天原文、翻译及欣赏 正文

张元幹《贺新郎·寄李伯纪丞相》曳杖危楼去。斗垂天原文、翻译及欣赏

作者:古文学  时间:2017-9-1 9:03:42  阅读:次  类别:文言文 宋朝

贺新郎·寄李伯纪丞相(1)

    曳杖危楼去。斗垂天,沧波万顷,月流烟渚。扫尽浮云风不定,未放扁舟夜渡。宿雁落、寒芦深处。怅望关河空吊影,正人间,鼻息鸣鼍鼓。谁伴我,醉中舞?

    十年一觉扬州路。倚高寒,愁生故国,气吞骄虏。要斩楼兰三尺剑,遗恨琵琶旧语。谩暗涩,铜华尘土。唤起谪仙平章看,过苕溪,尚许垂纶否?风浩荡,欲飞举。

    【解析】这首词作于宋高宗绍兴八年(1138)。丞相李纲反对秦桧议和而被罢官。作者曾经作李纲属官,交深情笃,积极协助李纲抗金。上片写词人“曳杖”月夜登“危楼”,意境开阔,词气沉雄刚健。星“斗垂天、沧波万顷,月流烟渚”。表现作者囊括天地的心胸。“流”字白描月光似动非动的情态。一幅壮丽江山的宏幅画卷舒展开来,又尽收眼底,为下面“怅关河”句张本。“扫尽”句,明写细部实景,暗写宋金议和所隐伏的危机。“宿雁落、寒芦深处”,此处又深深寄寓爱国志士遭贬的悲切,一抑;“怅”字又一抑,极写凄切悲凉,其原因乃是“正人间,鼻息鸣鼍鼓”。当权者醉生梦死,而“我独醒”。而且要效法祖逖、刘琨闻鸡起舞,重整河山。上片沉郁中溢豪气,凄冷中透刚毅。下片直抒情愫。暗用杜牧句极写昔日繁盛。“愁”字陡然转入悲愤,要“气吞骄虏”!又要效法傅介子力“斩楼兰”。壮志凌云,而现实却是宋金议和,酿成昭君似的“遗恨”,致使尘暗龙泉。这爱国情怀全借意象流通融汇,多种画面层现又有深邃的内在联系。还反用李纲“居梁溪”、“治书室湖上”的语意,劝李纲再振雄心,光复河山。请看词人乘“浩荡”雄风,“欲飞举。”这首词扬抑层现,终篇气贯云天。

张元幹

    张元幹(1091-1170?)字仲宗,号芦川居士。长乐(在今福建)人。太学生。曾作陈留县丞。靖康元年(1126),金兵南犯,为主战派李纲的幕僚,协助抗金。李纲被罢,他也获罪。因送词作给李纲与胡铨,遭秦桧迫害,于绍兴二十一年(1151)下狱被削籍。其词风豪放,但也有婉约之作。著有《芦川归来集》、《芦川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