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五美缘全传 > 第11回 武宗爷亲点主考 花荣玉相府详梦 正文

第11回 武宗爷亲点主考 花荣玉相府详梦

作者:古文学  时间:2017/12/16 15:34:31  阅读:次  类别:五美缘全传

  且言花有怜在墙头上听见下面说道:“有贼”,他就唬得战战兢兢,欲待下去,怎奈在梯子上手脚都唬软了。又听见妇人道:“不是贼,是野猫争打,你可睡去。”花有怜听见,方才放心。

  妇人慌忙在水盆里起来,连忙扒上晒台。花有怜在黑影中看见妇人上了台来,好不欢喜。妇人将板凳端了来。低低说道:“冤家,为何来得这般着急?就掼下许多石子,小红尚未睡,认你是贼,喊叫起来。我在房中洗脚,手忙得我揩也揩不干,上来接你。”花有怜也不做声,将凳垫着脚。妇人将他扶下来,道:“我同你在台上坐坐,等小红睡熟,再到房中去。”花有怜暗喜,同妇人一板凳坐下,用手就将妇人抱住,摸了一会。那里忍得住,况在黑地里,那妇人怎分真假,也就凭他了。不一时,云散雨收,妇人携手下台,来到房中,灯下一看,大惊到:“你不是花公子,却是何人?”有怜道:“嫂嫂,你难道认不得我了?我是花有怜。”妇人道:“你为何这般打扮?”有怜道:“自从那日到你家来,见了嫂嫂尊容,回去告诉我家大爷,你们如今好不受用。今日大爷衣巾在房,我就拿他的穿了来陪你,恐失了你的约。”妇人听见,不觉叹了一声气,道:“也是我命犯桃花。”细把有怜观看,比文芳更加俊俏,于是复将他抱上床,重整旗枪对阵不表。

  且言魏临川在书房内与春英云散雨收,春英道:“你不要回去,我每晚来陪你。”临川答应后,春英回到后边去了。

  临川掌起灯来,正欲脱衣,听见文芳叫道:“老魏,可曾睡呢?”临川答道:“方才上床。”文芳道:“有话明日说罢。”转身竟往花园――记挂着妇人――走至梯子旁边,抬起石子,扒上三、五层,不觉酒涌上来,心中一想:“今日到有二更余天,只怕他等不得我也自睡了。只是失他之约。欲待践约,无奈酒多吃了几杯,手足软了,不是当要的,性命要紧。”转念间说道:“不过去的为上,到明日陪个小心就是了。”旋又扒下梯来,回到自己房中睡了。

  且说花府有个马夫,叫做季坤,原是山西太原府人,今在花府做个马夫,性直,兼有气力。花文芳见他有些胆气,就叫他夜间前后保护巡查。及走到花园,见张梯子竖着,“设有不测,岂不是我的干系?”忙把梯子放倒,又到别处巡查去了。

  且说花有怜与妇人狂了半夜,不觉睡着。听得金鸡三唱,二人惊醒,睁眼一看,天已大亮,忙忙扒起,穿好衣服。二人同登晒台。上得板凳,伏在墙头,往下一望,叫道:“怎么好?”妇人问道:“为何着急?”有怜道:“不知那个将梯子放倒,如何下去?”妇人道:“你快快下来,我开门与你去。迟了恐有人行走,不当稳便。”二人复又下晒台来。妇人先开门,望望街上,幸喜还早,不见一人行走,叫道:“冤家,快快走罢。”有怜道:“嫂嫂,我若得便,就过来陪你。”妇人将头点了几点。有怜紧三步出了他家门。正是:

  双手劈开生死路,翻身跳出是非门。

  妇人见花有怜去了,关起大门,回房安睡不表。

  且说花有怜走到府门,见大门已开了,门公坐在凳上,手中捧着茶碗,在那里吃茶,心中想道:“我穿的是大爷的衣服,怎得进去?”左思右想,并无主意。见门公呆呆坐着,也不起,只得硬着头皮,“待我撞个本枪,将袖子遮脸,直向里闯。”那个门公认得大爷衣服,连忙站起,叫声:“大爷,多早出去?小人没曾看见,连人也不带一个,从那里回来?”花有怜见门公如此说法,忍不住笑的一声笑将起来。门公细看,方知是书童花有怜。门公正色道:“你为何大胆穿大爷衣服,清早从那里回来?说得明白,放你进去,如若扯谎,我就回禀大爷。”有怜陪笑道:“伯伯,且请息怒,听我奉告。我们伙伴今日起来甚早,大爷尚在安寝。我等在书房无事,他们众人道:‘若有人家穿了大爷的衣巾从街上回来……’”门公道:“你多早出去的?”有怜道:“我出去时,伯伯低着头扫地,我就溜了出去。”门公道:“下次不可儿戏。倘或大爷晓得,那时都有不是。”有怜道:“你说得一些不差。”说毕,一溜烟跑进去了,把大爷衣服脱下,折好了,放在原处。见大爷尚未起身,心中稍安不言。

  且说门公坐在凳上左思右想:“怎么一个人出去我就没有看见?可见我有了几岁年纪,眼目昏花,渐渐无用。下次须要存神。”按下不表。

  话分两头。且言常万青向汤彪道:“俺本待要娶了弟妇再往南海,怎奈吉期尚早,不若先去朝山进香,回来再吃喜酒罢。不知汤贤弟意下如何?”汤彪道:“弟也要返舍,拜过家母看再来。弟当同行。”万青大喜。冯旭只得置酒饯行。次日,雇下船只,带了家丁,往金华府而来。下回书中自有二位英雄交代。

  话分两头。且言武宗爷那日正逢早朝,天子登殿,文武官员朝贺。正是:

  从来不识诗书礼,今日方知天子尊。

  朝贺已毕,王开金口问道:“诸卿有事出班启奏,无事朝散……”言还未了,只见文班中闪出一人,俯伏金阶,启奏道:“臣有本面奏圣前。”天子向下一望,却是文华殿大学士沈谦。天子道:“卿有何奏?”沈谦道:“日下场期将近,天下举子纷纷而来,望陛下钦点大主考。”天子准奏,提起御笔,点了武英殿大学士花荣玉为大主考。花荣玉谢恩。天子袍袖一展,群臣皆散。

  且言花太师回到自己府中,各官闻知花太师点了大主考,齐来相储道喜。花荣玉一一迎送,晚间摆酒,请合朝大臣,当日酒筵席散,夜间得其一梦。天明,吩咐堂候官将详梦官传来,掌管答应。不多时,详梦官参见。花荣玉道:“老夫夜得一梦,不知主何吉凶。”详梦官道:“相爷所梦何来?”花荣玉道:“老夫梦见带领多人郊外出猎,到一林子,看见两棵树,想道‘此林内必有野兽’,吩咐摆下围场。猛然见一个白额吊睛老虎跳将出来,从人四散。张牙舞扑,只奔老夫。老夫急了,将坐下马加了两鞭,飞跑前去。那虎随后赶着,堪堪赶上,照着老夫身上一拍。老夫大叫一声:‘我命休矣!’不觉惊醒,乃是南柯一梦。”详梦官听了,寻思一会,禀道:“相爷此梦十分凶恶,小官不敢实禀。”花荣玉道:“你且直说,老夫恕你无罪。”详梦官只得说出梦中之事。也不知说出些甚么言语,正是:

  青龙与白虎同行,吉凶事全然未晓。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推荐名著